主頁>Wedding Sense>Charles Cheung

Body Painting 人體繪畫-冷暖調和高低光的玩味

Posted on August 3, 2017 #婚照    #婚紗攝影    #攝影師   

近來又誘發了一些玩味甚重的構想,所以特地找來了人體繪畫師Wini Yue 的一起創作。從事創作的,最怕遇上規限,當然在受僱的情況下另作別類,特別是拍攝廣告類照片,幾乎是只按著設計師原定的劇本,由攝影師拍攝不同的素材來完成。而自行創作的事就可以天馬行空,大膽隨意,而假如有人願意付鈔給你任意發揮當然是相得益彰。

一直以來我很喜歡視覺效果,Visual Art 的東西張力比較大,也更似電影 Poster,實情我也很著迷於電影海報的想像力,特別是美式風格的製作方式,畫面豐富又充滿迫力,顏色濃度也較高,很多時在創作上也帶了點影響,所以眾君絕少看到我去做黑白照(我們攝影師常開的玩笑是,色調拿不準,所以才直接調黑白)。當然在色準上我是很有把握的,有見過攝影師對色調不深究,換來是對顏色管理的錯亂百出,例如拍出來的原片,人像是面帶青之類。要知道以往高端影樓燈賣這麼貴,是因為色溫的準確度和頻閃的速度,有些用家其實單看火數是沒有多大的意思。但到了數碼年代,還可以在相機中以色溫手動調配來微調,在攝影的成本上已經低了很多。

言歸正轉,這次的主題是人體繪畫 (Body Painting),與畫師之間的溝通自然很重要,經了解在前期大概所花時間後,知道一般複雜的圖案動輒數個小時來完成,繪畫這等事,就是急不來,所以這次辛苦了兩位模特兒,充滿耐性的靜靜的等待。由於顏料很易經磨擦而走色淡化,所以動作上也需小心奕奕,以免走色。



而於拍攝的部份相對的簡單,除指導模特兒的動作外,主要是在燈光上的處理,其實很多時候攝影師的技藝,取決於燈光佈局上的表達能力,特別是需要在室內模擬戶外的燈光,因為事實上要從後製中完成改變光影是非常高難度的事情,我自然希望在前期的時候先作現合,以便後製時可集中於畫面上的創造。燈光上的處理從高光和低光也包羅了,也一一展示於作品之上,低光攝影其實相對比高光細緻,所以(圖二)日落照比較容易讓大家悉別。

about Charles Cheung

Charles Cheung 是香港著名婚禮攝影師,擁有十多年人像攝影經驗, 主力從事婚禮攝影工作,平日愛好攝影、旅遊及寫作,為 She.com、 雅虎香港、DCFever.com 及《婚禮》雜誌專欄作家。 曾接受亞洲電視、香港寬頻電視、新城電台、香港電台、婚禮雜誌、攝影雜誌、明報等訪問,太陽日報更以大篇幅細述作為攝影師之奮鬥故事。 Charles 曾獲新力香港(SONY) 聘請於展覽中心舉行攝影 300人講座, 亦被 Wedding Magazine選為香港十大婚禮攝影師之一。
廣告

廣告

Copyright © 2019 Addmark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.